不稀罕得到也伤无可伤。

还没有来的及去看一场春天的万花绽放

 

这些年,身体状况时好时坏,每个月如果没有不舒服几次都会觉得不正常。

还是很小孩子气,不愿去医院,去了那么多次到了医院依旧是找不到东西南北。

每次不舒服只想能够窝在家里的床上,关掉手机,不闻不问,睡个三天五夜。

没有什么特殊的愿望,比起赚钱和美丽,更想拥有神采奕奕的面貌。

真的真的要好好照顾自己啦!

 

春意盎然

 

去年的樱花节,摄于无锡,今年还想再去一次。

 

诗意江南。


 
 



不知是否越大自我愈合的能力越发减弱,整个人提不起精神,渴望变成隐形人,随心所欲,来来去去。

过于理想化的自己在重复时间里的反复取舍,感性抉择导致的自我否定排山倒海。

总是假装与自己相悖地模样在你在他在我眼前,连情绪低落都在操控范围,这样的样子你若羡艳你拿去。

最近在学习适可而止,适可而止的放纵与适可而止的劳累,以及,适可而止的对他人的好和适可而止的对他人的坏。

渴望温柔却时刻拒绝并阻碍到来,丢失的不再回头,悔恨成海。

善于遗忘的我会不会某天也忘记自己为何活过,那么,如果能够帮我记得请别忘记。

做了很久的梦,刀光剑影,懦弱躲过,自裁而亡,所有的伤痕来源自己归于自己 。

 

孤单。


 
 

一页未翻的枕边书。


 
© 南笙莫。 | Powered by LOFTER